<address id="volqp"></address>
  • <video id="volqp"></video>

    <i id="volqp"><pre id="volqp"></pre></i>

  • <u id="volqp"></u>
  • <u id="volqp"></u>

  • <wbr id="volqp"><table id="volqp"><p id="volqp"></p></table></wbr>

    <sub id="volqp"></sub>
    海東日報首頁

    在松樹溝感受威風鑼鼓韻律

    2024-04-16 09:08:29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黨群陣地

    垣壑交錯

    □文/張映錄 圖/李景鵬

    這里是海東市民和回族土族自治縣與樂都區的分界嶺,這里老鴉峽兩壁陡峭,奇峰羅列,湟水河水流湍急,傾瀉而下;這里也是民和進入西寧的重要通道,蘭青鐵路、109國道、民小公路、蘭新高速等交通要道穿境而過。這里就是民和縣松樹鄉。

    松樹鄉因該地過去生長茂密的松樹而得名。位于民和縣境西南,鄉政府駐地崖灣村,距縣城13公里。東連川口鎮,南接核桃莊鄉,西和新民鄉相連,西北與樂都區洪水鎮接壤,北與北山鄉為鄰。境內主要有馬家窯、馬廠、唐汪、辛店等文化遺址35處,其中省級文物保護單位1處,亦有民和古八景之一“蓮臺夕照”。

    詩情畫意老鴉峽

    曲徑迂回兩岸間,斜陽卸影鳥飛還。

    云垂峭壁青千丈,風皺奔流綠一灣。

    踏破丹梯崖作磴,鑿開石鎖路為關。

    當年浪費五丁力,劍閣巉巖只一般。

    這是清人錢茂才為老鴉峽而作的一首詩。

    從松樹鄉楊家店村至樂都區魯班亭之間一段懸崖峭壁的峽谷地段,叫老鴉峽。老鴉峽,本地方言稱老哇峽(“老哇”藏語音譯為“龍哇”,意為“溝峽”)。清楊應琚編纂《西寧府新志·卷五·地理·山川》中載:“南大山在縣(樂都縣)東南,過河六十里,山路崎嶇陡峻,上下二十里,系赴皋蘭縣小徑;北大山在縣東五十里,系赴皋蘭大路,較南大山路平。二山之間即老鴉峽。”

    老鴉峽全長30余里,一峽口朝西,一峽口朝南,呈弓狀。兩面山勢雄偉,懸崖峭壁,巉巖突兀,溝壑縱橫。湟水穿其而過,時而奔騰咆哮,浪花飛濺,時而急流澎湃,漩渦涌動。這里自古為蘭青道之咽喉,湟水河之要塞,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百年之前,老鴉峽無路可言,只有荊棘叢生、巨石橫立的羊腸小道。這給長行其道的腳戶客和當地行人帶來了諸多不便,有時甚至會遇到意想不到的災難。過去馱運鹽、茶、布等東西的騾馬商隊經過這里快到大小鸚哥嘴時,需在幾里外大聲喊叫,靜聽對面有無回聲,若有,就需在稍微寬些的地方等候避讓,若無,方可小心翼翼地通過。

    有這樣一個故事:有一次,一人牽著馱貨的騾子西行,另一人趕著毛驢東走,因為日落西山,雙方急著趕路,忘了喊叫,當走到大鸚哥嘴時峽路相逢,進退兩難,怎么辦,人可以退讓,但驢騾不會退避,兩人想了一個時辰也沒想出個相讓的辦法來。夜幕降臨,寒風颼颼,饑腸轆轆,無奈之下,兩人商議道:騾子的價格大且馱的東西多,毛驢價格小馱的東西少,于是,兩人將毛驢作價后推下懸崖湟水中,然后行至碾伯縣,將驢錢一人一半分擔后,次日各奔東西。故事真實與否,尚不清楚,但可以反映出當時老鴉峽內的交通狀況。

    尤其是雨季雪天,這里行路真的是“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在峽內大小鸚哥嘴處,巨石嶙峋,懸于山巖,猛然突出,擋住去路,常有山石滾下,砸死砸傷行人騾馬,人畜墜入崖下河中釀成慘禍。

    正因老鴉峽狹窄險峻,西漢大將趙充國自廉川古堡襲攻西望峽(老鴉峽)先零諸羌時,派奇兵輕裝入峽,羌兵料知漢軍絕不會進兵老鴉峽,故而未派兵在西峽口鎮守,致使漢軍在西峽口集兵萬余,翌日晨,漢軍襲攻,一夜便將先零諸羌擊敗。

    清代乾隆時,碾伯縣令徐志丙捐獻俸祿開鑿老鴉峽,但也只是通人馬而已,車輛無法通過。民國時期亦在老鴉峽開鑿過公路,但道路仍是狹窄,彎多不平,常有交通事故發生。解放前夕,馬步芳運兵至蘭州堵截解放軍時,兩輛軍車行至老鴉峽大鸚哥嘴處,因道路垮塌,墜入懸崖絕壁,車毀人亡。

    1949年青海解放,老鴉峽舊貌變新顏。隨著109國道的開通,峽內湟水北岸行人車輛如梭穿行,晝夜不息;1959年,蘭青鐵路在此穿境而過,湟水南岸,山麓之下,隧道洞開,橋梁座座,火車如龍,汽笛長鳴;80年代中期,109國道拓寬整修,柏油大道寬展如砥,車水馬龍;新世紀初,蘭西高速公路在此通過,在峽南,高架橋一會兒單橋橫跨于溝壑,一會兒雙橋高低錯落并行于山麓,一會兒橋梁無蹤,山角突顯隧道洞口,其內燈光通明,大小車輛呼嘯出入,飛馳電掣;如今,青藏雙線電氣化鐵路在峽內南北穿山而過,猶似蛟龍。

    昔日空曠寂寞、山高路險、行人心驚肉跳、踟躕跋涉的老鴉峽,眼下青山蒼翠,湟水涌波,路似緞帶,橋似彩虹,車如長龍,鳴笛如歌。這里呈現在世人面前的是一幅濃墨重彩的山水畫,奏響的是一曲曲令人心醉的交響樂。

    威風鑼鼓敲太平

    松樹鄉湖拉海村的社火是在附近出了名的,而社火中的威風鑼鼓在當地獨樹一幟。

    湖拉海村位于民和縣城西北15公里處,民小公路穿村而過,這里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村里曾出土漢代陶罐等文物。湖拉海,系土語,以“苦日阿海”翻譯而成,意為“群山環抱之垣”。追溯該村村民的先祖來歷,有漢神爵元年(公元前61年)右將軍趙充國率軍屯田湟水中下游一帶的軍奴一說。也有南京朱璣巷人因耍社火裝扮“馬猴”,因奸臣讒言被明朝皇帝朱元璋以侮辱“馬皇后”的莫須有之罪名,被貶至西部河湟戍守邊疆一說,還有“經商謀生”等因素來至此地,后永居該地繁衍生息,傳宗接代一說。先輩們不甘寂寞,辛勤勞作與文化娛樂結合起來,將中原先進文化與當地羌藏民族融合相處,在這里形成了獨特的民族民間文化,湖拉海村社火隊的太平鼓舞演變為威風鑼鼓便是其中之一。

    湖拉海太平鼓舞由來已久,早年有一蘭州人,為了生活,在湖拉海安家落戶,他是個有心人,也有見識,便成為村里的文化能人,他倡議村民在過年時耍社火、玩太平鼓舞,盡管當時的太平鼓舞規模不大,但具有一定的威風和魅力。湖拉海太平鼓舞來源于蘭州太平鼓,文史記載:“蘭州太平鼓舞已有六百余年的歷史,素有‘天下第一鼓’之稱,流傳于蘭州、永登、酒泉、張掖、靖遠等地。”湖拉海人很早就是蘭州太平鼓的傳承人和見證者。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每逢年節,湖拉海村民聘請蘭州的師傅言傳身教太平鼓舞,給當地人民留下了寶貴的文化財富。

    后來,湖拉海人也將蘭州太平鼓稱湖拉海太平鼓,先祖們按其所處地理形態、人文環境,重新命名,改為融入道、儒、佛等具有宗教文化的活動項目,成為他們最拿手的劇目。太平鼓呈圓筒形,鼓身高70厘米至75厘米,鼓面徑長45厘米至50厘米,鼓重19公斤至22公斤,雙面蒙牛皮,繪有二龍戲珠等圖案,鼓帶較長,可挎在肩上,便于擊打,同時又可將鼓拋向任何一個方向。因其含有慶賀太平的美好寓意,是當地人民最喜愛的表演形式之一。

    據湖拉海一位老者介紹,蘭州太平鼓是一種戰鼓,相傳明朝徐達元帥攻打蘭州城時用過。明初,北元勢力在明軍攻克蘭州后依舊非常強大,北元大將王保保圍攻了蘭州。之后,明朝大將徐達為統一河山奉命西征,卻久攻不克蘭州,于是走訪民間并受啟發于蘭州當地百姓用來挑水的水桶,從而創造了三尺長鼓。當時徐達讓士兵們將兵器藏在長鼓中并且喬裝打扮成一支社火隊混入城中,從而一舉攻開城門。百姓歡欣鼓舞,并且贊美此鼓為“太平鼓”,太平鼓因此名聲大噪,留下“太平年求太平事,太平人打太平鼓”,橫批“太平盛世”的對聯。

    湖拉海太平鼓的打鼓者形成兩排隊列進場,然后兩排套串打鑼、镲配合,領隊前面拿大刀指揮,穿戰袍,然后四隊并列打,再后四隊并列下場。打鼓手都是學過武藝的武把子,在打鼓時還起到維持會場秩序的作用。以蘭州太平鼓為原型的湖拉海太平鼓是一種具有濃郁西北風情的漢族鼓舞,含有慶賀太平的美好寓意,湖拉海太平鼓舞以群舞為主,有“大轎迎賓”“黃河兒女”“擂臺比武”等多種表演形式。鼓隊有24人至48人,多的達到108人。鼓手在領隊的號令下擊鑼伴奏,隊形不斷變換,一會兒是“兩軍對壘”“金龍交尾”“雙重突圍”,一會兒是“車輪旋戰”“跳打”“蹲打”“翻身打”等等。太平鼓經過幾代民間藝人和藝術工作者的編排、加工和完善,逐漸形成了“低鼓”“中鼓”“高鼓”三種基本打法,在此基礎上糅進戲劇架子功技法和武術技法,加強節奏的變化,單一的太平鼓擊鼓節奏衍出輕、重、緩、急的不同打法,隊形變化也更加流暢。

    上世紀九十年代,民和縣鎂廠在鼎盛時期,每年正月都要組織職工開展文藝活動,于是鎂廠的一部分東北漢子組織起了威風鑼鼓舞。那時候,由于鑼鼓隊是本廠的職工裝扮表演,演員實力極其雄厚,演出效果較好,參演人數達200余人,社會影響力較大。2000年,湖拉海村聘請民和鎂廠的職工為教練教鼓舞,借此時機,將威風鑼鼓舞技藝全部傳給湖拉海人民。

    黨的十八大以來,國家大力提倡“文化自信”,文化部門也對傳統文化特別重視,湖拉海威風鑼鼓舞也重新排練起來,并且有了很大的提高。2023年2月3日(農歷正月十三),民和縣春節社火匯演中,首個上演的就是湖拉海威風鑼鼓舞。一個個鑼鼓隊員精神飽滿,意氣風發,有序配合,每一個鼓點鏗鏘有力,每一聲吶喊振奮人心,擊出了新時代一往無前、踔厲奮進的昂揚豪情。

    湖拉海村櫻桃香

    俗話說:“櫻桃好吃樹難栽。”地處內陸的河湟谷地,自然條件并不適應櫻桃生長,但家住松樹鄉湖拉海村的鐘有福,卻憑借著《土中生萬物》一書在當地栽植出了個大、色亮、味美的大果櫻桃,帶領鄉親們走上了一條致富之路。

    “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西北農林大學畢業的鐘有福早在2005年一次偶然的機會讀到《土中生萬物》這本書,忽發奇想,激起了種植櫻桃的念頭。恰好他家有一個0.6公頃的大園地,正好可以栽培櫻桃樹。于是,說干就干,他按照書中介紹的櫻桃種植的相關知識,一邊看書一邊實踐,憑著大學所學的知識,像照顧小孩子一樣栽培每一棵櫻桃樹。那年,鐘有福從樂都按每棵80元的價格購買了70多棵櫻桃樹開始試種。

    一年下來,70多棵櫻桃樹成活了,這極大地激發了鐘有福的興趣。以后逐年擴大種植面積。到2022年,他的櫻桃園已經初具規模,櫻桃樹有560多棵,十畝的櫻桃園一到夏季郁郁蔥蔥、綠油油一片。談起櫻桃收入,鐘有福興奮地說:“滿園地的櫻桃全部結果,收入相當可觀,最少有二萬斤櫻桃,除去成本,每年有二十萬元的收入。”

    據了解,櫻桃含有豐富的營養元素,長期食用可以提高免疫力,頗受消費者青睞。而青海地區晝夜溫差大、光照時間長,因此出產的櫻桃比其他地方的個更大,含糖量也更高。

    每到秋季,櫻桃園里果實累累。為了防治病蟲害,鐘有福隨時觀察每一株櫻桃樹,及時施肥、噴藥。為了防止鳥兒吃櫻桃,他還在園地拉了一張大網。

    如今,鐘有福已成了湖拉海村有名的櫻桃種植專家,他的櫻桃栽培不僅給自己增加了收入,且帶動了全村的收入,為鄉村振興作出了貢獻。在他的帶動下,湖拉海村正在把櫻桃種植作為農民增收的一大特色產業進行推廣。目前,全村120戶村民已栽植櫻桃樹苗26.6公頃,按目前市場價每斤20元計算,畝均經濟效益可達4萬余元。

    另外,鐘有福種櫻桃不但帶動了本村鄉親,巴州、核桃莊等周邊鄉鎮的村民也來這里取經,為本地櫻桃這一支柱產業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国产精品婬乱一级毛片|无码在线观看一本二本|天天干天天草|国产热a欧美热a视频在线观看
    <address id="volqp"></address>
  • <video id="volqp"></video>

    <i id="volqp"><pre id="volqp"></pre></i>

  • <u id="volqp"></u>
  • <u id="volqp"></u>

  • <wbr id="volqp"><table id="volqp"><p id="volqp"></p></table></wbr>

    <sub id="volqp"></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