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volqp"></address>
  • <video id="volqp"></video>

    <i id="volqp"><pre id="volqp"></pre></i>

  • <u id="volqp"></u>
  • <u id="volqp"></u>

  • <wbr id="volqp"><table id="volqp"><p id="volqp"></p></table></wbr>

    <sub id="volqp"></sub>
    海東日報首頁

    樂都唯一的土族鄉 藏著另類風情

    2024-03-26 10:21:40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雪后達拉 李偉忠 攝

    多彩達拉 李偉忠 攝

    迭爾溝安置點 達拉鄉政府供圖

    迭爾溝內的奇山景觀 李維忠 攝

    大山皺褶里的村莊 祁國忠 攝

    □文/祁國忠

    常年積雪的松花頂并不冷清。作為海東境內海拔較高且極具知名度的山,它是文人墨客最喜歡的地方之一,并留下了許多優美的文章。作為湟水河樂都段北岸眾多溝壑的水源地,在它的腳下隱匿著許多村莊,它們或位于臺地之上,或處于溝邊平灘,但這絲毫不影響世代居住在這里的人們默默耕耘自己的幸福。

    達拉是距離松花頂南側最近的鄉,是樂都區唯一的土族鄉,也是樂都區為數不多的用少數民族語言命名的鄉。走進達拉,你肯定也會跟我一樣,不僅會為“達拉八景”的壯美迤邐流連忘返,也會為“北山跑馬”和“達拉祭虎神習俗”的燦爛文化嘆為觀止,更會為迭爾溝安置點和白草臺新村的涅槃蛻變感到驕傲。

    “三嶺三溝”藏土鄉

    在海東,多數村莊的命名常和所在地特定時期的自然要素或地理方位等有關,這在達拉鄉表現得尤為突出。袁家臺、白草臺、王家灘、達拉灘、泉洼、杜家洼、甘溝山、紅溝、長溝、前半溝……透過這些帶有“臺”“灘”“洼”“溝”字眼的村名,讓人不禁對這里的地理產生聯想和強烈的好奇心。

    帶著各種好奇,三月上旬的一個午后,我便開始了對達拉的探訪。

    祁連山,巍峨雄峻,盛夏時節依舊雪峰插天,屹立在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與甘肅河西走廊之間,成為青海省的北部屏障。祁連山在門源回族自治縣和互助土族自治縣交界處有一支脈,像龍爪一樣撲出,最終在互助縣和樂都區的分界處形成一座山頂常年積雪的巍峨大山,這便是松花頂。而在松花頂南側的嶺間溝內,雜亂無序地分布著達拉鄉的各個村莊。一峰、三道嶺、三條溝構成了達拉鄉的基本地貌。

    西嶺、中嶺和東嶺三條山嶺從松花頂一直向南延伸,直至湟水河。無需過多地解釋,便能從這簡單直觀的名稱得知它們所處的方位。而上水磨溝、迭爾溝和努木赤溝則依次由西向東排列。

    在以前,海東境內有水磨的溝內,必定水量豐沛,上水磨溝便是一個很好的說明。樂都地貌整體由西至東,海拔越來越低,而當地人將海拔高的地方稱為“上”。上水磨溝是樂都區最西邊的一條溝,也是湟水河樂都段的第一條支流,與之對應的南岸是平安區的巴藏溝。除了上水磨溝,樂都區還有下水磨溝,在馬營鄉和李家鄉境內。

    在水利行業工作近40年的李萬壽所著的《湟水水系古今述略》記載:上水磨溝因溝內有水磨而得名,從高店鎮進入湟水河,是湟水河的一級支流,也是樂都區境內湟水河北岸僅次于引勝溝的第二大支流,上游和中游為達拉鄉地界,下游為高店鎮地界。

    說起達拉鄉最東部的努木赤溝,可能鮮有人知,但共和溝這個名字卻家喻戶曉。其實,努木赤溝和共和溝是同一條溝,只是稱呼不同。努木赤溝原名弩木池溝,據當地人說,以前在溝內西山紅崖嶺上有一座名為弩木的寺和一龍池,龍池之水供人們飲用,故得名。

    迭爾溝是達拉鄉境內最中間的一條溝。據《湟水水系古今述略》記載:迭爾溝又名迭溝,為湟水河一級支流,發源于海拔4056米的松花頂,出山溝在雨潤鎮漢莊西進入湟水河。迭爾溝是一條季節性河流,雖發源于松花頂,但水量很少,不過一同前往的達拉鄉干部說,往年受暴雨影響這里也曾發過大洪水。

    前往鄉政府所在地,從迭爾溝進入雖算不上是一條捷徑,但溝內風景在樂都地區算得上是獨一份。因此,我也選擇從這條溝進入達拉鄉腹地。

    “達拉八景”意無窮

    迭爾溝是一條讓人費解的溝。我很難從“迭爾”這個字眼得知它的地名含義,從各類文史資料中也沒有查出該地名的由來,但家住迭爾溝南口雨潤鎮迭爾溝村的李國年解開了我的疑惑。

    據李國年介紹,迭爾溝還沒形成莊子或建村之前,溝口至溝垴山麓處一大片一大片的田地連接成塊。溝口無人居住,種田耕地的是以“迭爾”為姓氏的土族家族部落??趥魍磷?ldquo;迭爾”姓氏家族是地道的慕容吐谷渾后裔,是從遼東遷徙至互助,又從互助北山搬遷到樂都南山的城臺鄉溝口的紅坡村(屬雨潤鎮)。隨著社會的發展,“迭爾”土族這一名門望族逐漸由鼎盛走向衰落,自己的姓氏也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中。但是直到現在,離迭爾溝村不遠處的漢莊村仍有幾戶“迭”姓人家。這或許是一種歷史的巧合,也或許是當初的“迭爾”土族與漢族融合的結果,但后人為了紀念或感恩“迭爾”姓氏的土族家族,把共同居住和生產生活的地方稱作“迭爾溝”,一直延續到現在。

    除了地名奇特之外,迭爾溝的內部構造也與樂都北山地區的溝存在很大的差異。在迭爾溝南部溝口,兩邊是樂都北山地區常見的土質山體,似乎看不出有什么特別之處。但沿溝內公路一直向北前行,隨著兩側裸露陡峻崖壁的出現,逐漸覺得它的特別之處。

    溝內忽寬忽窄,最窄處只有一條公路,如果此時抬頭看天,有一種身處“一線天”的感覺,尤其是奇形怪狀的山體讓人浮想聯翩。它們有的高大威猛,有的小巧精致,人們根據其形狀以及功能為其取了形象的名字。通過石碑上“母子情深”“達拉雄獅”“一馬當先”“大圣拜觀音”“蟠桃石”“玉鳳藥瀑”“迎賓玫瑰”這樣的注解,細看之下,覺得這些奇形怪狀的山體更有一番韻味。他們除了讓人腦洞大開外,也為游人增添了無窮的樂趣。穿行在這種奇特的景觀中,觀賞著奇形怪狀的山體,感受著其中的美景,也算是一種“在路上的享受”。

    迭爾溝只是一條溝,并沒有“某某峽”這樣的名字聽著震撼,但它的地貌幾乎符合峽的特征,而這里低調的人們卻以“溝”為其命名,足以說明迭爾溝不僅是一條風景別致、韻味十足的溝,更是一條極其低調的溝。

    越往里,隨著海拔的持續增加,天氣逐漸寒冷起來,同時空氣也變得越發清新。到達“玉鳳藥瀑”時,眼前豁然開朗,遠處的松花頂也開始清晰了起來。在“迎賓玫瑰”的迎接下,我到達了鄉政府所在地袁家臺村。值得一提的是,這里有一條岔道,往東是樂都區共和鄉,往西則通往互助縣松多鄉。路邊小賣部的店家告訴我,這個季節山埡口處還有積雪,要是前往互助,還是從大路繞行為好。

    由于本次采訪的原因,我選擇了從岔路口向東前行。路過袁家臺村不遠處,寫有“牛頭山遺址”的石碑赫然出現在眼前。據《樂都縣志》記載,牛頭山遺址為青銅器時代遺址,1983年5月23日公布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牛頭山遺址與之前迭爾溝內的七處奇山景觀,構成了“達拉八景”。漫步在遺址處,看著山下錯落無序的村莊,感受著達拉的脈搏與呼吸,我仿佛聽到了來自遙遠的鼓角爭鳴。雖然這個季節達拉并沒有優美的風景,但更能清晰地看出青藏高原的特殊地貌。

    特色文化齊綻放

    放眼整個樂都的鄉鎮名,“達拉”這個地名算得上是特殊的,而這也是我此次走訪最想探究的問題。

    “‘達拉’因境內多生長馬蘭花而得名。”這是百度百科對達拉鄉地名由來的注解。但因為是土族鄉,我猜測“達拉”一詞應該與土族方言有關,這一猜測在我電話采訪完互助縣土族民俗學者喬志良老師后得到驗證。喬志良說,“達拉”意為“馬圈”“放馬的地方”。在李萬壽所著《樂都主要地名詮釋》一書中對“達拉”的解釋是:始于明代土族“達拉”部落,土族語,意為“馬圈”“駿馬吃草飲水的地方”。之后在達拉采訪時,鄉政府干部和村民對地名的解釋也都是“放馬之地”,而并非“馬蘭花”之意。

    據《佑寧寺志》載:明萬歷三十二年(公元1604年),互助土族地區十三部落的首領進藏,請求派高僧來湟北地區修建佑寧寺,這其中就有達拉部落的頭人??梢?,當時就有“達拉”這一部落的名稱,那時這里就是一處水草豐美的牧馬之地。

    由此可見,達拉土族是一個以馬為地名,以馬為部落名,善于養馬的群體。直到現在,達拉人民還喜歡養馬、賽馬。至今,在農歷六七月舉行的北山賽馬會上,達拉鄉群眾仍是主要的賽馬手。樂都人在描寫民俗時有“南山射箭,北山跑馬”的說法,意思是南山人喜歡射箭,北山人喜歡賽馬?;蛟S生活在北山的達拉土族,對北山賽馬習俗的形成過程起著重要作用。

    在達拉,要說最原始古樸又獨具特色的民俗活動,非“達拉祭虎神習俗”莫屬。農歷正月十五晚,延續了200多年的“達拉祭虎神習俗”在黑溝頂自然村舉行。

    “達拉祭虎神習俗”在當地也叫“耍老虎”,最開始只有一人裝扮老虎,慢慢演變為目前的四人形制。由各家各戶男人輪流裝扮演出,每年更換一次。該活動由村民選出的“社頭”負責組織和實施。

    “老虎”的裝扮獨具特色,除特制的老虎頭具外,還要以胡麻草擰成的草繩在演員頭部和全身纏繞縛緊(或直接將綴飾著胡麻草繩的“虎皮”披在身上),在草繩空隙間插上香柱,并在“老虎”頭部兩側插上兩把香以代表其耳朵,嘴叼紅布條代表其舌頭。

    這樣裝扮完畢,還要給扮虎者灌幾口酒,意即這四個用胡麻草纏身的人已成為“虎神”,再也不隨便張口說話了。“社頭”還要向虎神叮囑:“要認真為全村每戶人家祈福,保佑全村風調雨順,平安吉祥。”此時鞭炮齊鳴,“社頭”向“老虎”獻哈達,所有的人高呼“老虎要進村了!”就在這眾人的呼聲中,“耍老虎”正式開始。

    此時恰逢夜幕降臨,四只“老虎”穿梭在村口巷道,只見“老虎”影影綽綽,渾身點燃的香火星星點點,給人一種神秘朦朧的感覺。

    按此種程序,結束對全村祈福儀式后,“社頭”便組織眾人為“虎神”送行,一路上燃放鞭炮,村民們高呼:“老虎走了!老虎走了!”大家將演員身上的胡麻草“虎皮”脫下來,堆放在一起焚燒,“虎頭”具則留下來供第二年再用。然后大家再次燃放鞭炮,磕頭跪拜,宣告一年一度的“耍老虎”結束。2017年,此民俗申報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并被列入名錄之中。

    在青海,要說最鮮見的是舞龍、舞獅、舞牛,但“耍老虎”這一習俗并不多見。在古代,老虎稱為“於菟”,青海最出名的便是黃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市年都乎鄉年都乎村的“於菟舞”習俗。此外,西寧市大通回族土族自治縣老爺山北麓的朔北藏族鄉馬場村也有“火老虎”的習俗。

    除了“北山跑馬”和“耍老虎”習俗,達拉鄉土族婦女還保留著傳統的土族盤繡技藝。在長溝村,村民袁復強畫著一手好字畫,其鄉村山水畫成為迭爾溝安置點村史館內的裝飾物。

    搬出大山促振興

    “坡陡路窄彎急”“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是對達拉鄉群眾之前的生活環境最準確的描述。當時,老人看病,孩子上學,年輕人外出務工都不方便,嚴重制約著達拉鄉的發展。為徹底解決一方水土養活不了一方人的問題,達拉鄉以易地搬遷為突破口,對自然條件差、交通不便、居住環境惡劣的村社實施整村整社搬遷,堅決挪出“窮窩”,拔掉“窮根”。

    2017年至2018年,達拉鄉易地搬遷至迭爾溝南口的安置點,涉及長溝村、杜家洼村等15個村,集中安置212戶674人,其中建檔立卡戶160戶496人,2018年10月份全部入住。

    走進迭爾溝安置點村民家,精致的裝修風格和城市里的小區房沒有差別,暖氣片、淋浴間、大廚房、衛生廁所等設備齊全,家具家電也一應俱全,裝上封閉式玻璃陽臺,房屋里更加暖和了。

    為確保脫貧群眾能夠實現穩定脫貧,達拉鄉黨委政府在產業發展上出實招、下實功,結合自然、地理環境特點和村民意愿,堅持因地制宜,堅持走特色產業發展道路。利用產業發展資金,達拉鄉給貧困戶投入了分布式光伏項目,確保了群眾穩定增收,避免了因群眾技術水平有限等因素對產業發展造成影響。

    從共和鄉許家寨村北坡紅火線埡口望去,一排排整齊的民居映入眼簾,“白草臺易地扶貧搬遷新村”幾個紅色大字格外醒目……白草臺新村由原來達拉土族鄉的15個深度貧困村組成,集中搬遷至樂都區共和鄉和雨潤鎮的交界處。

    白草臺村位于達拉鄉東南部,交通不便,信息閉塞,群眾家里生計全靠幾畝山地,生活條件非常艱苦。2013年,白草臺村被確定為易地扶貧開發村。2014年10月,白草臺村第一批96戶村民告別了山上低矮破舊的土坯房,整村遷到新居。

    “做夢也想不到,咱莊稼漢也能住上101平方米的新房子!”“四室一廳一廚一衛,自來水、天然氣、澡堂啥都有,每戶還有100平方米的小院,比城里人舒坦!”“黨的政策好,我們一家搬下了山。公交車通到村里了,到縣城打工10分鐘就到了……”說起生活變化,村民們總有說不完的喜悅。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国产精品婬乱一级毛片|无码在线观看一本二本|天天干天天草|国产热a欧美热a视频在线观看
    <address id="volqp"></address>
  • <video id="volqp"></video>

    <i id="volqp"><pre id="volqp"></pre></i>

  • <u id="volqp"></u>
  • <u id="volqp"></u>

  • <wbr id="volqp"><table id="volqp"><p id="volqp"></p></table></wbr>

    <sub id="volqp"></sub>